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剑翔

历史与密码

 
 
 

日志

 
 
关于我

尹剑翔,1984年生于天津,毕业于天津财经大学经济法系,吉林大学汽车工程硕士,现任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顾问,在职作家。 2007年完成处女座《留下》,获团中央青工部、中央企业团工委、中央企业青联、中国青年报联合举办的“与祖国共奋进、与企业同发展”征文一等奖,并于2007年1月4日发表于《中国青年报》创业周刊。 同年,在《群文周刊》杂志发表中篇悬疑小说《地狱实验楼》,亦广受好评。 2009年8月,开始在业余时间担任都香国学短信活动明、清史部主编、网易历史博客主持人、北京电台嘉宾等职务。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稗官女史(7)---二妃悲剧  

2008-12-09 09:2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稗官女史(7)---二妃悲剧

   

只见两个女子步履蹒跚,在湘江边用嘶哑的声音呼喊着丈夫的名字……这时,他们实在走不动了,一股委屈、憎恨、惋惜的感情从他们的眼眶中流了出来,变成了一滴滴美人的泪水洒在湘江边的竹子之上。然后就再也听不见美人的哭泣声了,在湘江上只看到两个水涡……后来人们在湘江边的竹子上发现了许多斑点。

今天开头没说废话,写了段类似小说的情节,大家觉得怎么样?(笑)这是因为昨天有网友给我留言,说你应该去历史小说。

你们还不知道吧,我的小说可是获过国家级一等奖的,你们在百度里查一下,尹剑翔或尹健翔都可以找到我发表的作品。

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一顿,说了不说废话了还是这么多废话。(笑)

今天说的是舜的两个夫人娥皇女英,大家挺熟悉吧。大家熟悉的是他们的故事,但是大家未必熟悉娥皇女英的生活背景和某些较深层次的东西(或许应该叫他们的内心世界)。今天我重点就这个问题,给大家做一些评论。

首先说舜这个人物,这个人很突兀,好像是平地响起了一声雷,从贫民直接升到了诸侯,又从诸侯以最合法的方式成为了君王。这就是历史,写起来永远充满了神奇,但是如果细究起来却有着太多的内幕值得研究。

《史记》上说,舜是黄帝的第七世孙子,是黄帝次子昌意的后代,但是很不幸,混到舜这代上他已经是一个平民了,而且舜的母亲死得很早,《史记》上说:“舜父瞽叟(gu三声,当眼睛瞎或不明事理的讲,这个名字估计就是个外号,跟阿炳意思差不多)盲,而舜母死。”据魏晋时皇甫谧考证:“舜母名握登,生舜於姚墟,因姓姚氏也。”对舜的亲生母亲的描写,历史上就这么一句话,但是从舜的对后母的态度上来说,这位握登夫人,应该是一位很慈祥的母亲。据说舜帝是重瞳子(历史上还有两位著名的人物也是,一个是霸王项羽,一个是南唐后主李煜,不过想想他们的女人,哎)。

老爹瞽叟给他娶了一个后妈,生了两个同父异母的孩子,弟弟叫象,妹妹名敤(ke二声)手(舜小妹始见《列子·杨朱》)。

舜的后妈在历史上并没有留下名字,但是她对舜的“关照”程度,却是哪本书上都记载的清清楚楚的。

《史记》记载说:“瞽叟爱後妻子,常欲杀舜。”要是光后妈这么想就算了,可是家里有三个人都这么想,你能怎么办?防都防不住。

好在老瞎子和臭婆娘生下了一个女儿叫敤手,这个小姑娘心地很好,常常帮助哥哥躲过大难。有一次后娘分派舜去打扫修补粮仓,说要准备秋收屯粮。因受后娘的虐待,舜常常一天只吃两顿。舜一早就来粮仓干活,已是日过中午还没有吃上早饭,又累又饿,倒在仓楼上昏昏睡去。正当他睡得香甜之际,就在这时,后娘和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象,竟然将粮仓点起火来。

粮仓内燃起的熊熊大火让舜惊醒了。时值初秋,火借风势,一下变得不可收拾。他万万不曾料到,唯一能出进的大门早已被后娘锁上了。情急之中,忽听房后有人大喊:舜哥哥(好一句舜哥哥,比黄蓉的那句“靖哥哥”动听百倍)快上房顶!舜遁声迅速顺石梯上了后楼,翻上房顶,来到后檐,见恰有大槐树一枝直伸后屋房檐边上,仔细一看,原来是小妹敤手正在大槐树上急得直向他招手。舜来不及多想,伸手揪住槐枝猛的一甩,一个千秋便荡上了大槐树,才脱了险。只听得敤手小妹边哭边说:“舜哥哥有所不晓,这都是妈妈设下的计谋想加害于你。”舜侧耳默听,打心里十分感激妹妹的救命之恩。

各位,你们遇上这种情况,你能怎么办?是继续逆来顺受,还是选择远走他乡?

历史就是这么有意思,他给出了两个答案。但是每个答案都算出了相同的结果,很像我们去解数学题一样,一个用算数,一个用方程,最后结果相同。

第一种传说,说舜不计前嫌,继续在家孝顺父母,团结兄弟,终于赢得了四周部落的称颂,成为了一个大部落的首领。结果尧得知舜的言行,将两个宝贝女儿嫁给了舜,不过这样的传说,你信吗?在这种连生命都没有保证的日子里,提心吊胆的去孝顺父母?

第二种传说,舜不堪忍受父母兄弟的“谋杀”,远走他乡,可就在这道上,也同样受到了了恶毒后母的追杀,上一次是舜妹妹(敤手)相救,这一次就只能说舜命不该绝(运气好也是一个成功帝王不可或缺的因素),舜最终躲过了致命追杀,昏倒在尧的部落前。后来舜因为他的精明能干,得到了尧的赏识和两位美女的芳心。这个传说我个人比较相信(还是那句话,我相信最符合逻辑的故事。)

当然尧帝将两个女儿嫁给舜,有的说法是为了考察舜,而派到舜身边做卧底。这种说法,我不大同意,如果是监视一个女儿就够了,为什么要两个?嫁两个女儿过去的原因我在后边再给大家作评论,先继续给大家讲故事。

娥皇女英正式登场,首先《烈女传》上说:“二女承事舜于畎(quan三声,当田间的小沟讲)亩之中,不以天子之女故而骄盈怠嫚,犹谦谦恭俭,思尽妇道。”都说千金小姐不好嫁,可我往观历史,总是有一些很有很有眼光的人物将自己的千金嫁给穷小子。可这些穷小子往往能得到一份美满的爱情,家庭美满,事业扶摇直上。我前两天认识了(网上)一个南大的女孩,一开始聊得很好,可听我一个月才挣两千多元钱,立马不跟我聊下去了。这就是家庭的教育,某些家族的兴盛往往不仅是财富的积淀,更是几代人的品德积淀,不嫌贫爱富,这种品德不是那些一夜暴富的人或是穷困潦倒的人所能做到的(总是这么多废话,笑)。

舜也是一个脑子极其秀逗的家伙,完婚之后,舜竟带着两个妻子回见父母,而他那后母生的弟弟象见到两位嫂子的绝色姿容,竟起了不轨的心思。

象念着两位嫂子的美貌,常乘舜不在家的时候找嫂子闲谈,娥皇、女英是聪明人,但不敢得罪他,怕他在父母面前说舜的坏话,越是如此象便越是有心,结果象对舜的杀心又起,老办法,烧房子,这次是等舜上屋顶修补房屋的时候。怎料娥皇女英早有准备,叫舜修房子前带了两个斗笠上去,舜利用斗笠飘然而下,毫发无伤。(我怀疑这故事就是舜小妹的故事发展来的,为了体现二妃的“聪明贞仁”,硬生生的移植了舜小妹的故事。)

随后又有几次接连而至的谋杀,舜都因为娥皇、女英的聪明而提前躲过了。她俩用智慧和宽容,不但极大地成全了舜的名声,而且巧妙地化解了家庭危机。(我真不知道这种既有生命危险又贫困潦倒的日子是怎么过的?)不过好在舜小妹与两位嫂子的关系不错。(《烈女传》:“舜之女弟系怜之,与二嫂谐。”)“小姑子”、娥皇、女英再加上“舜”vs瞎老爹、狠后母、色弟弟,人数上占优势呀(笑)。

尧帝老了,终于将帝位传给了舜,娥皇和女英也正式被册封。但是有一个问题,谁是正妃谁是次妃呢?

《帝王世纪》说舜“有三妃,元妃娥皇无子,次妃女英生商均,次妃登北氏生二女霄明、烛光。”(梁玉绳《史记志疑》则认为舜帝只二妃,三妃为误。这又是个劳神的问题,大家自己去判断吧,我个人认为舜不只是就两个女人。)

娥皇女英怎么定名分呢?(记得我前边说的吧,娥皇、女英都是正妃富宜氏所生,没有庶出)

最后帝尧想了个办法“煮豆子。”七粒豆子、七根豆杆,在相同的时间里,谁先煮熟,谁为大。娥皇采用的是大火煮法,认为这样熟的快。可是豆子尚未煮熟,豆杆已经烧完了;女英则用小火煮,豆杆未烧完,而豆子已经熟了。时间已到,女英将豆煮熟了,决定为大。这时娥皇不同意,母亲又想办法,让纳鞋底,谁先纳完谁为大。娥皇紧接着拿起针绳马上动手,总想完在前头。可是女英心儿细,有计划,将绳子分成五尺一小节。才做好准备工作,不料娥皇已纳了—尺多绳子了,娥皇暗中高兴——这一会可要领先了。稍待一会儿,女英虽然动手迟,但速度快,眨眼间女英的鞋底已纳了多半只了。娥皇一见超过了自己,越急越出汗,汗水流湿了绳子,更拉的费劲了,结果还是输了。

娥皇虽为姐姐,仍羞于认输,在为难的情况下,尧之大臣皋陶,又提出新意见,他说:择一日,令二女一人乘车,一人骑马,谁先到姚丘,谁就为正妃。娥皇觉得骑马路上不误事,争着要骑马。女英说:姐姐骑马我就坐车吧,但有个条件,骑马的要让坐车的五里路,让车先行。娥皇愿意骑马,就同意了女英的意见。不料女英车走到一半车轮陷入泥坑。娥皇骑马赶来,见此情景,问女英为何如此?女英将出事原因告诉姐姐,并请姐姐先行吧。娥皇心中暗喜,亏了骑马,免此事故。接着对女英说:那么我就先走了,在姚丘等妹妹吧。

女英的车出了泥坑,又继续赶路,忽见前方,围着一群人不知看什么,车靠近一看,原来是姐姐,愁容满面坐在一块石头上,低头不语。女英忙下车安慰姐姐,问明情由,原来是姐姐乘的马生了马驹。

 女英便叫姐姐一同上车同行。娥皇、女英二姊妹,坐在车上,在这件事上难免有所感触,都倾吐了衷怀,把心里的话谈了谈,把争大小的事,扔到了九霄云外最后根据年龄大小娥皇是姐姐做正妃,女英做次妃。(此上一段是我摘在的一些名胜上关于景点解释的记载,大家权当是趣闻见识。)

不过从上面的故事,我个人认为舜对于治理国家方面还是颇为依附女英,娥皇的功劳在于团结百姓和后宫。(当然这是我的猜测)

舜在经过了其辉煌的几十年统治后,进入了晚年,对于他的帝位,他没有设定儿子商均做继承人,而是选择了大禹。

不久,舜死在了一次巡视的路上,地名叫苍梧。

女英忽然梦到了舜帝,不象个天子模样,坐着一辆瑶车,有霓施、羽盖拥护着,自天空降下来,对她说,自己已经不在人世,大家不要悲伤,人生在世,总有一日分散的,并说自己在天上是“上理紫微,下镇衡岳。”女英醒来,非常焦灼,惦念舜帝,急急告诉娥皇,娥皇口中虽说“妖梦是不足为凭,只怕你平日挂念极了,做的是心记梦,你放心吧。”但内心也十分焦灼。不久,果然传来了舜死在苍梧山的消息。

后边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就是我开头写的一幕,二妃沉湖殉情。后世称二妃为“湘水之神”,被眼泪洒的尽是斑点的竹子也被称为“斑竹”。又想起了两件事,刘心武说林黛玉沉湖而死,原因是林黛玉号潇湘妃子,我觉得有道理,但是他其他的东西说的也太“传神”了,不太信。还有一件是就是秦始皇南游洞庭,遇大风,有人告诉始皇,这是湘夫人发怒所至,始皇问湘夫人是何方神圣,侍臣答称是舜的二妃。秦始皇也是个不可一世的人物,他就因认为自己的功劳超过了历史上的三皇五帝,而把“皇帝”合起来做自己的称号。他一怒之下,下令伐完君山上的山树班竹,然而三年后这里又是一片苍翠蓊郁。(这件事不做评论了,笑)

已故历史学家钟毓龙先生,提到娥皇女英这次行动,大胆作出自己的假设,他说追寻帝舜南下的其实并非二妃,而是舜和另一房妻室登北氏所生的两个女儿,一名宵明,一名烛光。她们二位从九疑山返回途中,船行至蘋岛,隐隐约约听到远处有音乐之声,以为是舜在演奏韶乐,一时懵懂,失足落入江水之中。将二妃换成宵明、烛光,将地点定在蘋岛,这自然又是一种版本。钟先生的理由,自然是再明白不过,两个老太婆,如何能进行万里跋涉?換成儿女辈,似乎更合乎逻辑。

不过娥皇女英觅寻帝舜于九疑山,洒泪成斑,这个结局,恐怕是最为完美,也是最为人们所接受的。

好了到了这里,有人要问,既然是圆满的结局,你为什么要把文章的名字定位《二妃悲剧》呢?

因为以上说的是正史记载,我认为这段历史有问题。

这段历史的问题就在于,尧和舜,舜和禹是像历史上所说的禅让吗?

这个问题不是我提出来的,很早就有人有疑问。最早提出疑问的是荀子:“夫曰尧舜禅让,是虚言也,是浅者之传,陋者之说也。”《竹书纪年》里这样写道:“昔尧德衰,为舜所囚也。”这代表什么?舜是篡位夺权。

大家想一想,自黄帝六世而至尧,全是世袭,为什么单单到了尧时,突然要改变祖宗的规矩呢?虽然舜也是黄帝的后代,但是这个后代和尧相比,显得是那么的经不起推敲。关于五帝的故事,司马迁主要是以孔子修订的《春秋》为基础的。自孔子以来,儒家的思想便渐渐统治了史学界,虽本是出于善意,可也开了“文过饰非”的历史先河,“数达于德”的精神也逐渐变味成说假话的文化传统以及说大话的政治习性。“尧禅舜继”的远古大同,可能只是儒家想象的产物。大家如果注意《史记》的话关于舜的家谱,很像是一篇后续上的补丁,而且除了昌意和舜之外,就没有能提得起的人物,还有那个舜的瞎子老爹,那家伙怎么可能是舜的亲生父亲,很有后世编造的嫌疑。

那现在可能就要有人提问题了,那为什么尧要把两个女儿嫁给舜,你刚才不是说,尧把女儿嫁给舜不是为了监视舜吗?对呀,那么就只剩下另一种可能---政治联姻。

当时的情况很可能是这样,舜作为某个部落的首领,他的势力和名望日渐强大,尧这时候已经是一个垂暮的老者,他想把位置传给儿子丹朱,但是又怕自己死后,会有叛乱,就干脆用自己两个女儿稳住舜。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女儿都是泼出去的水,嫁夫随夫,娥皇女英不但没有帮助兄长继位成功,反而是帮助自己的丈夫囚禁了自己的父亲和兄长。这就是《竹书纪年》上说的“囚尧于平阳,取之帝位”,同时,“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也”,多很的招数,这是个阴谋,女人的阴谋,不折不扣的女人阴谋。当然,娥皇女英也有他们的难处,想想丹朱其人吧,这个人凶残成性,相信他做了大王是不会善待兄弟姐妹的,也许是舜的弟弟弑兄夺嫂的念头对他们打击很大吧,他们决定帮助丈夫夺天下。

舜毕竟是宅心仁厚的人,他也就是把他的老丈人和大舅子囚禁起来,并未杀死。这样,也方便做些政治宣传,冠以“禅让”的美名。

可是大家记不记《无间道2》里有句话,“出来混,总要还的”,历史在几十年后又一次上演,而且惊人的相似,只是他更加的惨不忍睹。《韩非子·说疑》里说:“舜逼尧,禹逼舜。”

我们再来看看禹的血统,他的老爹鲧(gu三声)废物一点,治了很多年的水患,都没有成果。但是他的爷爷骆明他的奶奶共工氏都是大有来头,骆明是颛顼帝的亲生儿子,共工氏听说过吧,曾两撞不周山的顽强部落。

舜很像王莽,禹很像刘秀,禹夺回自己本族的王位而已,没有什么可说的。只不过禹比舜的手腕更高,当年舜是以隐忍夺得了天下的尊重,禹呢以治水这样的大功劳赢得了自己的地位和实力,当然这个时侯,一个更大的阴谋也一步一步向舜走来。

大禹利用舜巡游的时候,一击即中,至舜于死地。

可娥皇女英呢?两个在政治与爱情,阴谋与权力的舞台上翩翩起舞了几十年的女性,你们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礼记》云:“舜葬苍梧,二妃不从。”死了都无法和心爱的人同葬。后世的湘江殉情说,可能已经是后世史家给他们编造的最圆满的结果了。

前几天我去参加了一个婚礼,本来一帮兄弟在一起很高兴的,但是,因为双方的家庭都势力非常,大区的区长都来了,好好的结婚宴会搞成了搞成了政治晚宴,弄得大伙很不爽,我也只是喝了几杯闷酒而已。不知道是不是一出新的悲剧就要开始了?

下面是我的观点啊,奉劝各位女性一句,把自己的婚姻与政治分开,把自己的婚姻和金钱分开,那样的婚姻多半是悲剧,因为你不可能永远成为政治的核心,一旦你从前台走向后台的时候,即便是没有风险,但巨大的失落感也会瞬间把你击倒,这就是政治也是人生,他能给你带来无数光芒,也能给你弄得灰头土脸。

还有一点忠告,千万别嫁重瞳子的男人阿。(笑)

今天就是这样,因为下下周又要考《工程经济学》和《应用统计》了,所以我下周可能至多写一篇,但请大家继续支持我的稗官女史。

  评论这张
 
阅读(8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