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剑翔

历史与密码

 
 
 

日志

 
 
关于我

尹剑翔,1984年生于天津,毕业于天津财经大学经济法系,吉林大学汽车工程硕士,现任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顾问,在职作家。 2007年完成处女座《留下》,获团中央青工部、中央企业团工委、中央企业青联、中国青年报联合举办的“与祖国共奋进、与企业同发展”征文一等奖,并于2007年1月4日发表于《中国青年报》创业周刊。 同年,在《群文周刊》杂志发表中篇悬疑小说《地狱实验楼》,亦广受好评。 2009年8月,开始在业余时间担任都香国学短信活动明、清史部主编、网易历史博客主持人、北京电台嘉宾等职务。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写在稗官女史前的一些话  

2009-10-28 16:45: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考虑两个问题,历史应该怎么去写?还有就是历史应该怎么去读?

一直有同事批评我,你的文章专业性太强,动不动就“引经据典”,读不懂也不想读。这些同事根本不喜欢历史,我不强迫他们。

还有一些人,说我应该把历史写得通俗一点,让所有人都能看明白。说实话,我一直是照着这个方向努力的,但是再努力还是有很多矛盾是难以调和的。那就是面对的众多的史料,你应不应该把这些史料放在读者的面前,并为读者在这些纷繁的史料中分析出真实的历史。

不引用史料,而直接把作者认知的历史真相,不加分析的说出来,这个没问题,对读者方便,对作者省事。

但是,这样好吗?

如果这样做,普通的读者根本不会了解作者所写历史的根据,也不会了解这段历史的背景和隐藏在历史背后的故事。

总之一句话,读者丧失了自己去感悟历史和辨别史料真实性的机会。

如果再遇上一些只为赚钱的文化骗子,写出一些小说性质的历史作品,不知历史真相的读者很容易会被他们引向歧途,迷失在历史的迷雾之中,与历史的真相擦肩而过。

我从来不做不负责任的事,所以我坚持在我的文章中引入大量史料,并加以逻辑性的分析,尽量为大家还原出最真实的历史。

但是大家好像对古文有着天生的抗拒性,说实在的,谁也不可能拿着本几百年前人写的书还读得津津有味。

  所以为了方便读者阅读,我在引用史料的后面都要加上我对这段史料的白话文的翻译。包括一些生僻字我也都会注上拼音。

这已经是我的底线,再通俗,那就不是历史了。史料加分析这种方式我会坚持下去,当然我也会继续探索历史的新写法,既可以满足普通读者,又不失学术严谨性的新写法。

  

我思考的第二个问题是我们要如何来读历史?

我们先来看看读历史的人有哪几种?

我把读历史的人分为四类(有点像宋丹丹分析老年人)。

第一类,纯粹只为了看故事的人

没有错,历史是由故事组成的,这些故事都很精彩,每一个朝代的兴衰荣辱都是由许多精彩的故事组成的,而这些故事无论拿出哪一个都要比好莱大片更精彩。

  

我有一个朋友买了本《明朝的那些事儿》,前半本读的津津有味。

但当他读到后半截就把这本书扔到了一边,并甩下一句话,“后半本不好看。”

我找他借来看了一遍,觉得这确实是一本历史题材的佳作,我认为前半本和后半本都很好看。

前半本是不折不扣的小说体,后半本像《名将是怎样炼成的?》几章是在总结历史中规律性的东西。

但是大部分读者好像只爱看故事,比如我的朋友。碰上了理论性的东西,即便是作者写的再精彩,也不愿意与作者一同去思考。

我个人觉得《明朝的那些事儿》(我只看过第一部,借那个朋友的)后半本才是精华。因为前边的那些故事我大部分都知道,都是《明史》中的记载,写的有趣些罢了。后半本中,作者关于历史规律的剖析才是读者真正走进作者内心世界的那座桥梁。

作者的这些观点里面可以有读者同意的,还可以有读者根本不同意的。只有这些文字才能使作者与读者产生一种共鸣的效果,这是一种乐趣,是读历史的乐趣,是作者与读者互动的乐趣。

但可能像我这样的人只是少数,大部分人还是只爱看故事。就像某些好莱坞拍的大片一样,涵义上即便再空洞,也会有很多人爱看,因为看这些东西不费脑子,视觉上也够刺激,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就够了。

奉劝这样的读者一句,您大可不必去读生涩难懂的历史。去看二月河的小说就足以满足您的需要了。

 

第二类,搞学术研究的专家

这些人里大多数都是些历史学的教授或考古学家,我给这些人起了个外号叫“历史侦探”。因为他们为我们探寻历史的真相,为我们揭开一个又一个的谜团(但是有时,也让我们的思路越来越乱,因为越往深处发掘,疑点就越多)。

这些专家的贡献很大,让我们清楚了历史的来龙去脉。

但是,专家们吃的是“皇粮”,也不用面临太大的社会压力,这就注定了他们观察历史的角度过于单一、片面。

所以,大部分时候,我只能相信他们考证史实的真实性,却不能完全同意他们对历史规律总结的客观性。

他们对历史的某些看法和分析,只能说是很专业的,但绝不能说是最纯粹的,最优秀的。

他们的研究结果只能为另外一些人提供一些最基本的分析资料,这就是专家的作用。

 

第三类,政治家,历史就是他们的课本

政治家可以算是历史课堂上出类拔萃的学生,因为他们不仅要学,还要实践。

历史对于这些人来说是最好的教科书,想要应对眼前发生的事,历史教材几乎都有先例,只要你学得好,并活学活用,你就完全有可能成为政治斗争的“胜利者”。

很多聪明的政治家也并不满足于此,他们还创造很多新的方法,他们的故事也变成了新的历史,供后世的政治家继续学习。

我对于历史最原始的兴趣也在于历史中蕴含的厚黑学。所以,对于一个出身不好却有远大抱负,日日期盼自己能够出人头地的人来说,历史无疑是他们的必修课之一。

 

第四,预见未来的人

两个月前,刚去电影院看完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美国大片《预见未来》,那里边的主人公即便是有女友帮助,也只能预测几个小时之后的事情。

可是中国的历史上偏偏有这么一些人,喜欢预料几年,乃至几十年以后的事情,甚至有人预料过几百年以后的事情。

让人惊讶的是这些人的预测往往很准确。

这些能够预料未来的人,实际才是历史最高级的读者。

我们读历史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对过去有了解,对今天有认识,对未来有改变。

学习历史的最高境界就是要学会预测用什么样的政体可以让国家政权更稳定,用什么样军体可以让国家更安全,用什么样的经济体制可以让百姓更富裕。在历史的规律中去探寻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使芸芸众生生活得更好。

当然要做到这个程度,在去掌握历史的普遍规律的同时,你还必须有一颗坚韧的心,这颗心还要有着持续的正义感和永不泯灭的良知。

这就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

我是一个够得上温饱可以踏踏实实过日子的普通职工。但是我也有我的理想和抱负,也许这些理想和抱负很难实现。但是我时刻准备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所以我用历史的学习时刻武装着自己。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够一展胸中所学,为国家人民多做些事情。

这样,我所写的历史才没有白写,我所看的历史才没有白读。

  

 

 

                                                                                                         大胡子二零(尹剑翔)

                                                                                               公元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0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