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剑翔

历史与密码

 
 
 

日志

 
 
关于我

尹剑翔,1984年生于天津,毕业于天津财经大学经济法系,吉林大学汽车工程硕士,现任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顾问,在职作家。 2007年完成处女座《留下》,获团中央青工部、中央企业团工委、中央企业青联、中国青年报联合举办的“与祖国共奋进、与企业同发展”征文一等奖,并于2007年1月4日发表于《中国青年报》创业周刊。 同年,在《群文周刊》杂志发表中篇悬疑小说《地狱实验楼》,亦广受好评。 2009年8月,开始在业余时间担任都香国学短信活动明、清史部主编、网易历史博客主持人、北京电台嘉宾等职务。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西汉和亲研究(上)之嫁女乌孙  

2010-08-09 10:2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汉和亲研究(上)之嫁女乌孙

                                       节选自《稗官女史》第二部《秦汉巾帼》

 

 

 

今天,我们暂时把那些汉朝宫廷中女性的尔虞我诈,争宠献媚的故事放在一边。

因为我觉得是时候来说一说,在汉朝另一个女性群体的故事了,这些女性就是远嫁到各个少数民族的汉家女子们。

纵观西汉王朝,自公元前二百年到公元前三十三年,我在各种史料中共找到十九位汉朝宗室女性远嫁外族。而这个数字并不包括,那些陪嫁过去的侍从女子。

而且本人的学问也属于那种半吊子,看的书也不算太多,所以很有可能还有未能统计在内的,而确切的人数可能远远超过这个数字。

而这个为数庞大的女性团体,他们在外夷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状态呢?这值得每一个历史爱好者的关注。

 

开启和亲时代

班固曾经在《汉书.匈奴传》中说道:“和亲之论,发于刘敬。”

刘敬,齐人。曾经劝谏刘邦不要出征匈奴,而被刘邦痛斥。而在白马之围刘邦侥幸逃回后,刘敬逐渐得到了刘邦的信任。

而此时刘敬就提出了和亲的战略构想,而之前说的刘邦想把他和吕后的长女鲁元公主作为和亲的对象就是这位仁兄提出来的。

但是由于吕后又哭又闹,刘邦最终也没能把鲁元公主嫁到匈奴去,没办法只好用一个宗族女子,假名长公主嫁给了冒顿,刘邦还委任刘敬全权负责和亲事宜。

所以,司马迁和班固都认为,刘敬是中国和亲第一人。

这个问题就引发了史学界的大讨论,烟台大学副校长崔明德先生就认为,和亲从夏朝就开始了,只不过当时不叫和亲这个名字而已。而我在第一卷中讲过,夏禹就是娶得涂山女娇为妻,这应该算是和亲的一种雏形。

可是,汉朝的和亲比起之前来,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

首先说,和亲的民族已经不限于中国的少数民族。

虽然匈奴凶恶,但是究其根源乃是夏桀的后裔,也应该算是华夏族的分支。

而汉朝和亲的对象除了匈奴外,还有乌孙、鄯善国、龟兹和南越。

这些国家有的后来归附到汉朝成为了汉朝的版图的一部分,而其中大多数都是独立的外族国家,而这些国家以西域的波斯国家居多。

就司马迁和班固看来,和亲对于汉朝来说是莫大的屈辱。一般认为,和亲好像和近代清政府和列强签订不平等条约没什么两样,都是丧权辱国。

虽然很多后世的专家并不完全同意这种说法,但是如果我们深处司马迁和班固所处的时代的话,也就不难体会到那种屈辱感。

谁愿意把自己的姐妹送到外族他乡,谁愿意把自己的青春年华撒在戈壁草原,又有谁愿意远离自己的父母亲人?但是强势的外族就在汉朝的四方,他们没有选择。

我在给公司新入职的大学生讲《沟通》课的时候,我跟他们说,最早的沟通方式是两个,第一是战争,第二就是联姻。

与外族联姻就变成了我们常说的和亲,刘邦这么做了,汉景帝也这么做了,他将他与王皇后的女儿,也就是汉武帝和平阳公主的亲姐姐嫁给了军臣单于。

就连强势的汉武帝为了争取攻击匈奴的准备时间,也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了军臣单于,很显然这是为了战略的需要。

如果说和匈奴和亲的目的是为了稳住匈奴的缓手的话,那么,汉朝和乌孙的和亲就显得格外有深意了。

 

张骞的努力

乌孙世代居于天山北麓伊犁河上游、伊塞克湖畔及纳林河流域。原先乌孙族是非常弱小的,常常受到月氏的欺负。

而乌孙的崛起必须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前面说过的冒顿单于。

公元前177年,也就是汉文帝三年,乌孙昆莫(乌孙的国王都叫昆莫)难兜靡被月氏所杀,难兜靡的儿子猎骄靡投奔了冒顿。

而冒顿很喜欢这个乌孙的少年,收养了他。当猎骄靡长大成人后,他与匈奴右贤王夹击了伊犁河流域的月氏军队,迫使月氏西迁。

而猎骄靡一直率军追击,俘获了大量的塞种人和月氏人,猎骄靡带着这些俘虏在西域迅速发展起来,成为了当时西域的强国之一。

据《汉书.西域传》记载,当时乌孙人口超过了六十三万,而军队有将近十九万人。而匈奴自军臣单于(冒顿的孙子)死后,乌孙便不再买匈奴的账了,不但不朝拜,还摆出谁怕谁啊的态度来。

而乌孙族的强盛不只来源于他的军力的强大,而是来源于他生产方式的改变。我在前边说过,农业永远是最稳定的食物的来源。

而自从乌孙来到了伊犁河流域后,农业就开始逐渐的取代了游牧业,成为了他们重要的生活支柱,而此时乌孙的手工业的发展也证明了乌孙的强大。

乌孙的强大,给与了匈奴极大的震慑作用。而汉武帝敏锐的扑捉到了这个有利的形势,并有意跟乌孙等西域强国联系,共同夹击匈奴。

而把这种可能付诸实施的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旅行家兼使者张骞。

张骞,西汉汉中郡城固县(今陕西成固县东)人。汉武帝准备反击匈奴时,从匈奴降人口中得知西域有大月氏国,与匈奴为敌。

而大月氏和乌孙国的矛盾,还有两国怎么结下的梁子,这些降兵说的一清二楚。

很显然,乌孙和大月氏是可以利用的势力,用好了他们可以在西线牵制匈奴主力,但是如果用不好,很有可能汉朝的对立面上又会增加几个强大的敌人。

而此时大月氏的国王刚刚被匈奴所杀,汉武帝认为这是个机会,便派张骞出使,联络大月氏,利用它同匈奴之间的矛盾,与之夹击匈奴。

公元前138年,张骞以郎官的身份出使西域,开始了他人生伟大的旅程。

而伟大就在于它的曲折,张骞想要到西域,必须取道匈奴,而很不巧,张骞遇到了匈奴人,结果被扣留。

不过还好,匈奴单于并没有难为张骞,除了限制他的自由外,别无其他要求,甚至还为张骞在匈奴娶妻生子。而张骞却一直手持汉节,不忘记他的使命。

这一呆就是十年,张骞把自己人生中最宝贵的十年扔在了匈奴的茫茫草原上,十年后,也就是公元前128年,他才在匈奴人甘父的帮助下逃出了匈奴,向西而行。

张骞这一次顺利的到达了大宛,大宛国王知道汉朝富强,打算与汉朝结好,并派人主动把张骞送到了月氏国。

千辛万苦,历经十多年的磨难,当张骞到达月氏提出汉武帝的战略设想的时候,没想到月氏国不答应,张骞在大月氏住了很久,也没有说服月氏,只好动身返回长安。

令人郁闷的是回来的路上张骞还是这么倒霉,途径匈奴领地时又被匈奴俘获,这次又被拘留了一年多。

但是这次命运没有让张骞等太久,匈奴单于突然病死了,匈奴发生了内乱,而此时甘父瞅准机会,携带妻子,和张骞连同其家属一起逃出了匈奴。

公元前126年,出使十三年之久的张骞终于回到了长安,初行时百余人,生还的仅他和甘父而已。

汉武帝深为感动张骞对于祖国的那种感情,这没想到他还能活着回来,所以汉武帝拜张骞为太中大夫,封堂邑父(甘父)为奉使君。

公元前123年,汉武帝派张骞随同卫青出征匈奴。由于张骞熟悉地形,使得汉军饮水不乏。大军凯旋之后,论功行赏,汉武帝封张骞为博望侯。

而公元前119年,张骞又向武帝提出再次出使西域联络西域之国,共同夹击匈奴的计划。这次计划与十几年前的那一次有所改变,张骞久居西域,知道大月氏绝非盟友,而他发现新兴的乌孙国却是一个不错的盟友。

所以,张骞立即向汉武帝建议:“乌孙原处于祁连山、敦煌之间,乌孙王昆莫本来臣属于匈奴,后来兵力稍强,不肯复朝事匈奴,双方发生摩擦,乌孙远徙。如今匈奴单于困于汉,而河西地区空无人,蛮夷俗尚故地,又贪财物。如果现在厚币赂乌孙,招以东居其故地,与汉结为兄弟,就可以达到断匈奴右臂的目的。既连乌孙,自其西像大夏这些属国皆可招来而为外臣。”

汉武帝立即采纳了张骞的建议,任命他为中郎将,率领随从三百人,每人给马二匹并携带牛羊万头和价值数千万的金帛,另有持节副使多人出使乌孙。

临行前,汉武帝告诉张骞如果条件允许,道路方便,你还可以到别的国家去溜溜,这年头多个朋友多条道,别在一棵树上吊死。

张骞点头称是,便带着使命第二次踏上了去西域诸国的旅程。这一次非常顺利,没有被匈奴发现,张骞顺利的到达了乌孙。

而乌孙的态度和大宛差不多,因为匈奴他们虽然很讨厌,但是汉朝的真实的实力和想法他们并不了解。

所以,他们并不愿意冒失的东进,与匈奴决裂。张骞一边试图说服乌孙,而同时又派出多路使者出使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身毒、于阗等西域诸国。

这使得西域都知道了张骞,都知道了汉朝。

张骞的努力没有白费,公元前115年,张骞返回长安时,乌孙派使臣携带礼物随同前来。、当乌孙人踏进大汉的领地时,就像当年西南的夜郎一样,他们终于知道什么叫富庶,什么叫强大。匈奴跟汉朝比起来,一个生活在地狱中,而另一个生活在天堂中。

伟大的张骞在这次回到长安一年后,便去世了。

因为本书是写女人的历史书,所以,只用一句话总结一下这个男人。

他就是为了沟通西域而生的!

张骞的去世并没有阻碍大汉王朝和西域的关系,各国使臣在从乌孙那里得知大汉的富庶后,纷至沓来。

汉朝与西域的历史从此展开了新的一页。

 

细君公主出嫁

蔡骏曾经写过一本很神秘的小说叫《病毒》,后来拍成了电视剧叫《魂断楼兰》。

楼兰国在人们眼中一直是一个比较神秘的国度,之所以神秘是因为它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而且消失得无影无踪,谁也不知道他们的族人去了哪里?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但是我知道,楼兰在汉朝可是一个无比活跃的西域国家。

自张骞之后,由于汉朝和西域的联系变得越发密切起来,所以汉朝使团便一次又一次的出使西域。

张骞已经为后边的这些使团铺平了道路,南道途径今天的新疆的若羌县,也就是古楼兰的地盘,北道途径今天的新疆吐鲁番,这里是车师国的地盘。

而这两个国家却不买汉朝的仗,大有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的土匪作风。

而匈奴也借助这两个国家把守要道的优势,屡屡打劫汉朝使团。

汉武帝是忍不了,派赵破奴和王恢带了骑兵七百偷袭了楼兰,楼兰毫无准备,国王被俘,然后二将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搞定了车师国。

自此,西域诸国再也不敢对西域使团有非分之想,而这西域诸国中最尴尬的当属乌孙国。因为赵破奴和王辉这二位爷干掉那两个小土匪后,直转马头绕着大宛和他乌孙转了一圈,虽然只有七百人马,但是这也着实让乌孙国王胆战心惊。

乌孙国王正是那个被冒顿视为养子的猎骄靡,但是此时他已经老的连牙都快掉没了。

猎骄靡此时想到了和亲,但是他说不出口,当初张骞来西域的时候,他犹豫,他不敢贸然得罪匈奴而亲近汉朝。

而汉朝使团把价值连城的礼品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后悔了,错过了多好的机会啊。

此时更为让人郁闷的事情摆在了猎骄靡的面前,由于乌孙国和汉朝过从甚密,所以匈奴放出狠话来,要攻打乌孙。

猎骄靡脑筋转的比较快,立即派出使团,带着西域的良马,向汉朝要求和亲,共结兄弟之好。可是结婚这个东西,还不像搞对象,一男一女两情相悦即可。在中国这是个比较复杂繁琐且又兴师动众的仪式。

汉武帝冲着殿下满头大汗的乌孙使者一张手,想要娶公主可以,但是按我们中原的习俗,你们给下聘礼啊!

猎骄靡听到汉武帝的回复后松了一口气,我乌孙这点彩礼钱还是出的起的,乌孙马上送来一千匹马。

汉武帝见到马,决定把一位宗室的女儿送到西域成亲,这就是江都王刘建的女儿刘细君。汉武帝下诏封刘细君为公主,下嫁昆莫猎骄靡(注释1)。

公元前105年,公主刘细君的仪仗送亲车队出发了,汉武帝压根也没想占乌孙的便宜,回赠了大量的嫁妆,并给刘细君配备了属官(这里边肯定给有翻译),宦官和侍从数百人。

而公元前105年,在匈奴那边也发生了一件大事,匈奴没有对乌孙用兵,而是也主动送来一位匈奴公主要嫁给猎骄靡。

猎骄靡本以为这次和亲必将得罪匈奴,而和其决裂,而万没想到,匈奴已经是此时已彼一时了,这时的匈奴已经没有当年冒顿单于那种气势和实力,之前放出风来要攻打乌孙其实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而见汉朝把公主送到乌孙和亲,匈奴单于已经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所以主动送来公主示弱。

现在摆在猎骄靡面前的两个女人,都无比美丽,都无比高贵,还给外加一点,都得罪不起。

所以猎骄靡弄了个比较平衡的办法,封刘细君为右夫人,而匈奴公主被封为了左夫人。

刘细君虽然在乌孙的生活可以衣食无忧,但是由于语言不通,再加上不习惯西域的生活,所以她不喜欢外出,更不喜欢那个老头子猎骄靡。

而猎骄靡也知道从各个方面来说,这都是一场不会有爱情的婚姻,所以他为细君公主另外修建了一座宫殿,让她单独居住在里面,而一年他也只是象征性的来看望一下细君公主。

刘细君在西域度日如年,不由得把满腔的愁绪化成一首悲歌: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旗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思土兮心内伤,愿为黄鹤兮归故乡。”

 

汉武帝的亲姐姐曾经被父亲景帝嫁给了匈奴,他何尝不了解刘细君的苦闷,作为安慰,他每年都派使者携带帷帐、锦缯送给刘细君,可也只能仅此而已,再多的赠与也无法弥补女人心中这种寂寞的伤痛。

而随后更为戏剧化的事情发生了。

两年后,猎骄靡自知自己年老多病了将会不久于人世,所以想将刘细君改嫁给他的孙子岑陬。岑陬是官号,而这孙子的真名叫军须靡。

这完全是民族习惯不同,这放在中原,孙子娶奶奶,这是彻彻底底的乱伦行为,而在西域这是将王位传给继承人的象征。

后辈娶了长辈的妻室就是长辈要托付后事给这个晚辈了。

当然刘细君坚决不答应,于是派人上书汉武帝。

而汉武帝给刘细君的答复很干脆:“从其国俗,欲与乌孙共灭胡。”

十一个字决定了一个女人的命运,也决定了一个时代的悲哀。当刘细君看到汉武帝的答复后,她默默地接受了,嫁给了岑陬军须靡。

由于军须靡的年龄和刘细君差不了多少,所以两个人虽然不一定有爱情,但是却有了性生活,刘细君为军须靡生下了一个女儿,叫少夫。

而刘细君在乌孙生活了仅仅五年后,就去世了,据王先谦的《汉书补注》推测,刘细君是染病而死的。

其实,谁都知道,刘细君得的是心病,她到死都不能适应西域的生活,她无时无刻不在想念着自己的故乡,想念着自己的亲人。

这没有错,但是对于和亲的效果上看,刘细君并没有很好的完成汉武帝给与她的任务。因为无论从哪方面讲,刘细君只作为了一个象征。而并非给汉朝和乌孙的关系带来有益的发展,她的死去,又使汉朝和乌孙之间的前途变得迷茫起来。

好在又一个女人,捡起了刘细君丢下的接力棒,顺利完成了汉朝的千秋大计。

 

性格开朗的解忧公主

公元前101年,细君公主郁闷的死去了,而在这一年还发生了一件事情,这就是前边讲过的,李广利讨伐大宛国。

而这场战役打响前,汉武帝已经派人与乌孙联系,而乌孙也答应出兵,而这次联合作战中,乌孙派出的两千骑兵,却“持两端,不敢前”(《汉书.大宛列传》)。

我不是为李广利开脱,但是李广利攻打大宛时的巨大损失和乌孙的作壁上观有着直接的关系。

所以,在公元前101年,汉朝又把楚王刘戌的孙女解忧公主嫁给了军须靡。

而这次很显然,汉武帝所挑选的公主并不是那种温柔善良的,而是活泼可爱的。

刘细君是愁死的,因为她不喜欢那样的环境,事实证明林黛玉那样的女性只适合养在大观园里,而出嫁外国,还给是探春那样的女子。

这次汉武帝可不想亏待军须靡,所以特意给他找了位适应能力超强的“旅女”。

解忧公主为人大大咧咧,为人乐观向上,和细君公主大为不同。解忧公主是个想从宫闱中飞出来的小麻雀,当她走进这片西域王国的时候,她立即就迷上了这里。

她常常裘衣革履跨着壮马,跟随丈夫巡查乌孙各部,解忧公主马上和乌孙各阶层打成了一片。

可是这样适合乌孙的公主,而军须靡却无福消受,没几年他就驾鹤西游了。而解忧公主并没有给他生下孩子,而匈奴公主却给军须靡生了个儿子叫泥靡。

而泥靡在父亲军须靡死得时候,还是个小孩子,而乌孙国那里还不太讲究承父业那一套,所以乌孙国的王位由军须靡的族弟翁归靡承袭。

可能是翁归靡的体型和洪金宝比较相似的缘故,所以号称“肥王”。

再次按照乌孙族的习俗,解忧公主和匈奴公主同时又嫁给了这位肥王。虽然解忧和军须靡没有孩子,但是却和这个“胖子”情有独钟,两个人恩爱了三十多年的时间,解忧给“胖子”一共生了三男两女。

长男元贵靡,次子万年,为莎车王,三子大乐,为左大将,长女弟史后来嫁给了龟兹王绛宾妻,小女儿素光后来做了若呼翕侯的妻子。

这小两口好,两个亲家自然也错不了,肥王翁归靡统治期间是汉朝与乌孙关系最为稳定和亲密的时期。

而此时匈奴看着汉朝和乌孙的亲密气就不打一处来,不用说给匈奴传递消息的是匈奴在乌孙的公主。

匈奴在汉昭帝末年,终于从当年汉武帝的阴影中得到了缓慢的复苏,而匈奴也感觉到了来自乌孙的威胁,所以他们派出骑兵四千占领了乌孙的门户车师国。

而车师国的士兵很快变成了匈奴的雇佣军,浩浩荡荡的向乌孙开来。

解忧公主见敌兵来势汹汹,上书汉昭帝,说道:“匈奴和车师两家合兵,来欺负乌孙,只有我大汉天子方能解救我们啊!”西汉方面立即做出反应,整顿兵马,意欲出击。

可是,乌孙和汉朝的关系好像总是充满了一种无奈的变故,当汉朝正要出兵的时候,汉昭帝突然驾崩了。

而匈奴得知汉帝驾崩,认为汉朝肯定不会出兵了,所以再无惧怕,放肆起来,给乌孙下了最后通牒,赶快把解忧公主交出来,而且你们要和汉朝断绝一切关系(谓乌孙趣持公主来,欲隔绝汉)。

我呸!这是肥王和解忧公主给匈奴的回应!

乌孙一面把自己的一半精兵都派上了前线,而另一方面通过校尉常惠再次向汉廷上书求救。

应该说匈奴是挺不幸的,虽然聪明的刘弗陵早逝,但上来的帝王依旧强势,从平民堆里长起来的汉宣帝刘询在接到解忧公主的书信后于公元前72年,调兵十五万,分兵五路攻击匈奴。

而与此同时肥王亲帅五万骑兵从西线攻击匈奴。

张骞和汉武帝的战略构想终于在他们子孙的手中得以实现。这时我们仿佛听见了黄健翔那声嘶力竭的呐喊,在这一刻刘邦、刘彻、卫青、霍去病此时灵魂附体,汉军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乌孙的五万骑兵从西路进军,至右谷蠡王庭,俘虏了父行单于和他的嫂子,还有都尉、千长、骑将以下四万级,马、牛、羊、驴、橐驼七十余万头。

这个甜头乌孙可是大大的受用,早知道发财这么容易,汉武帝那时就应该这么做!

而匈奴这次彻底被打歇菜了,消停了很长一段时间,前人撒种后人收,汉武帝撒种,汉宣帝收成,我们总结一个人的伟大,伟大到后世几十年,他的后人还受着他的恩惠!

西汉北方边疆终于得到了一个较长时期的和平,而此后,汉之号令班西域。

而此时解忧公主又一次显示出了她的远见卓识,她把自己的子女都派到了汉朝来做留学生。现在的中国孩子都以去欧美等国留学为荣,别管回来是不是“海待”,都觉得自己去过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而感到无比光荣。

而殊不知,在离今天两千多年前,汉朝的长安是世界上各国留学生心目中的圣地,那时候的汉朝远要比那些还在大洋彼岸没有开化的国家先进百倍。

而解忧公主也觉得只有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世界上最繁华,最先进的地方接受最良好的教育,才会有发展。

解忧公主首先派长女弟史到长安学习鼓琴,在汉朝“中央音乐学院”的学习经历使弟史深领了汉乐的精华,当三年后她回到西域的时候,整个西域的音乐界被轰动了,汉朝的音乐对于西域的影响从此开始。

而解忧公主的其他儿子也通过出使的机会在长安短暂的学习过,而这一来一往,西域的文化传到了汉朝,而汉朝的文化也深层次的影响到了西域。

公元前64年,肥王翁归靡再次向汉宣帝提出给长子元贵靡再求娶一位汉廷的公主,亲上加亲。而且肥王坚定地表示,他将彻底和匈奴决裂(《汉书》:“畔绝匈奴。”),今后一心一意的跟着汉朝中央干!

汉宣帝这事办的挺谨慎,开会讨论再次和亲的问题。

大鸿胪萧望之率先发言:“乌孙那个地方离咱们太远,变故难保,不能答应他们。”

这时,汉宣帝陷入了沉默,他知道萧望之说的有道理,但是乌孙与汉朝刚刚协同作战立下了大功,这样的战事以后可能还会有,如果拒绝和亲,以后可能会很麻烦。

所以,汉宣帝经过再三考虑,遵循汉武帝走过的老路,先找乌孙要聘礼,如果他们给聘礼的话,就说明他们是有诚意的。

乌孙国不含糊,太子元贵靡率左右大将、都尉皆遣使,三百余人,带着聘礼来汉迎取公主。汉宣帝被这种诚意彻底感动了,马上封解忧公主的侄女相夫为公主,出嫁乌孙。

在出嫁前,汉宣帝吸取了刘细君出嫁时的种种弊端,先让相夫公主到上林苑学习了很长时间的乌孙语言。

送嫁的是我们的熟人,在西域间来来往往的常惠,浩浩荡荡的送亲队伍中,还有四位持节的女性,作为相夫公主的陪嫁。

但是,要明确的一点是,和亲不只谈感情,甚至可以说不是在谈感情,解忧公主和肥王的美好结合只是一个意外,更多的和亲只是一种政治的延伸。

大鸿胪萧望之的忧虑是比较准确的,西域各国虽然强盛却极少礼法。没有礼法,就容易生出变故来。

相夫公主一行刚到敦煌,就闻听乌孙内部发生了巨大的变故,执政几十年的乌孙昆弥翁归靡突然病死,乌孙的贵族共同依照解忧公主的第一任丈夫军须靡的遗命,立了那个匈奴女人的儿子泥靡为昆莫,号称狂王。

而这个事的起因就是太子元贵靡不在乌孙的国都,而去长安迎亲去了。

常惠非常有经验,立即阻止了送亲的队伍把公主送出塞,然后立即向汉宣帝说明情况,并自己准备独自出关,去斥责乌孙贵族为什么不立太子。然后建议汉宣帝不要把公主再送到乌孙了。

此时,汉宣帝又召开了御前会议,萧望之再次站了出来,说道:“乌孙国本来就是墙头草,在我汉朝和匈奴之间两头倒,跟他们没什么信义可讲。解忧公主虽然在乌孙住了四十多年,可是她只和肥王恩爱,却不曾和那些乌孙贵族有很好的关系,所以我们的边境还是屡屡受到西域的威胁。现在元贵靡没有被立为乌孙的国王,我们把公主撤回来也没有违反先前的约定。”

汉宣帝这次挺痛快,立即把相夫公主从敦煌撤了回来,这次与乌孙的和亲最终以失败告终。

虽然相夫公主躲过了乌孙国的内乱,可是此时解忧公主却不能幸免。

而乌孙的混蛋规矩,让这个女人再次蒙羞,解忧公主依照乌孙的习俗,嫁给了他的第三任丈夫狂王,并为他还生了一个儿子叫鸱靡,但是解忧公主却和这位小丈夫的关系并不好。而这位狂王血液里充满了匈奴人的残忍、暴虐,他搞得乌孙鸡犬不宁,怨声载道。

那些当初曾经拥立他为王的乌孙贵族们暗暗叫苦,乌孙此时君臣离心离德,已经到了崩溃崩溃的边缘了。

而此时,汉朝并不知道乌孙国国内的变故,派卫司马魏和意、副侯任昌送解忧公主的侍子(干儿子)回到乌孙,而解忧公主看到了两位可以依托的汉臣,便把狂王种种恶行告知二位,乌孙的百姓是让这个家伙给害苦了,咱们必须合力杀了这家伙。

两位使节当即表示同意,然后西域版的鸿门宴上演了。

解忧公主设了一个酒宴,而魏和意和任昌带来的士兵埋伏在了酒宴的现场,当酒宴结束后,卫士们突然杀出,刺杀狂王。但是这狂王也不是等闲之辈,旁边一闪,剑刺歪了,并没有刺到要害,但是伤的也不轻,狂王是负伤而逃。

狂王的儿子细沈瘦很快知道了父亲遭到暗杀的消息,马上集结士兵把解忧公主、魏和意和任昌围困在了赤谷城。

好在赤谷城兵精粮足,细沈瘦打了几个月都没打下来。几个月后,都户郑吉集合了西域诸国的士兵一起,才解了赤谷城之围。

可是,此时狂王立即向汉宣帝打小报告,告状!魏和意和任昌这是在粗暴干涉我乌孙国的内政啊,你大汉天子到底管不管?

汉宣帝特派中郎将张遵持上好的医药来给狂王治疗,并赐金二十斤,布匹若干,以示安慰。

然后汉宣帝把参与此次事件的魏和意和任昌二人锁了回来,处斩,让你们多管闲事!而车骑将军长史张翁受到汉宣帝的委派去解忧公主那了解情况,解忧公主当然不服,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写成了材料报给了汉宣帝,而拿到第一手材料的张翁傻乎乎的跑回来为解忧公主等人鸣不平。结果被汉宣帝连坐处死。

这些人并没有错,只是他们不懂国家邦交间的这些猫腻儿,此时的汉朝不想放弃乌孙国,而汉宣帝也不希望乌孙国出现分裂和内乱,所以把这些企图干涉他国内政的人统统杀掉了,为的就是给乌孙国看,我大汉无意干涉西域事务。

狂王受伤时惊慌失措与诸翕侯逃到了北山中,扬言母家匈奴兵来,就率众投降。

而肥王翁归靡与那个匈奴女人还生了个孩子叫乌就屠,这家伙瞅准机会袭杀了狂王,自立为昆莫。

乌孙的变乱从此开始升级,汉朝只好派破羌将军辛武贤率兵一万五千人至郭煌,以应对紧张的西域边境危机。

公元前51年,解忧所生的长子贵靡和幼子邸靡相继病死,解忧公主的大女儿弟史也已经下嫁给了龟兹王绛宾,并获得了汉朝的认可,册封了弟史为公主,并发给了他们夫妻“护照”。可以长期到长安来朝贺。而龟兹的都城都是以长安为模板建造的,龟兹从此后,到汉成帝和汉哀帝的时代,都与西汉王朝保持着亲密无间的良好关系。

而此时的解忧公主已经到了晚年,儿子和爱她的丈夫都已经离开了她,

从汉武帝太初年间,解忧意气风发踏上征途,到如今汉宣帝甘露初年,她在西域已经生活了五十多年,在远隔千里的异域经历了四朝三嫁,当年的顽皮少女,现在已是鹤发之年。

这个老人想念故土,汉朝,她的母邦。

于是解忧公主上书汉宣帝:“年老土思,愿得归骸骨,葬汉地。”情词哀切,汉宣帝看到这份上书,又同情又敬佩,不由得为之动容,马上遣人将解忧公主接了回来。

这年冬天,解忧公主带着三个孙子孙女回到了故都,她已经离开这里太久太久,当她再次抚摸长安的城墙时,她的心情是怎样的呢?

我们不用猜,也不必去猜!

回国后,汉宣帝给与了这位功勋女人最高的荣誉和丰厚的赏赐。

但是,常年的西域生活已经将这个女人的一切都风化了,在回国后的第二年,解忧公主病逝于长安。汉宣帝让她带来的三个孙子孙女去给她守陵,并把周围的土地都赐给了他们。

在长达五十多年的西域生活中,解忧公主创造了历史,她的名字将永远和张骞、苏武、还有后世的班超并列写在中国的历史名人册上,而这一册的名字就应该叫西域传奇。

而西域人民对于这位主母的怀念,持续了一百二十多年,在东汉明帝时,乌孙昆莫还“遣送良马,及奉宣帝时所赐公主博具。”

而解忧公主的亲孙子伊稚靡,在西汉末年被汉成帝立为大昆莫,公元前1年,这位伊稚靡与匈奴单于一起到长安朝拜汉哀帝。解忧公主不仅在当朝为汉朝做出了贡献,就连她的子孙都为了汉、乌友好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解忧公主比细君公主有着更多的欢笑,但是谁又能看到她心中的血与泪呢?

而为了能与西域的友好团结,汉朝的女人不只是这几位公主做出了牺牲,还有一位女人也必须提一提。

 

女大使冯嫽

现在的国家建交,都要向建交国派驻大使,前边提过的常惠就是西汉与乌孙之间的大使,而西汉还有一位常驻大使在乌孙,而这位大使是一位女性。

前边说过,解忧公主出嫁时曾带着不少侍从,而这些侍从中有一位,可以说是解忧公主的心腹,她叫冯嫽。

《汉书》中记述的女人不是公主,就是皇帝的女人,而冯嫽以其卓越的才能,在这本记录大汉的历史书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汉书》上是这么记载这位女性的,说她“能史书”,且“内习汉事,外习西域诸国事。”解忧公主待冯嫽如姐妹,常常派冯嫽持节,作为解忧公主的全权代表,通好西域诸国,西域诸国都非常敬信她。

冯嫽来到乌孙后不久,就嫁给了乌孙右大将为妻,大将在乌孙仅此于相和大禄,官位显赫,所以西域诸国见到冯嫽都尊称她为冯夫人。

而就在肥王翁归靡死后,乌孙国内部大乱时,冯嫽在其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前边讲过,狂王侥幸逃脱了解忧公主的暗杀后,接着就遭到了乌就屠的杀害,而之后乌就屠自立为昆莫。

而乌就屠的血液中也流淌着匈奴的血,如果他倒向匈奴,对汉朝来说是极为不利的。而此时冯嫽挺身而出。

冯嫽的丈夫右将军和乌就屠是铁哥们,所以都护郑吉找到冯嫽想让她出面,把乌就屠争取过来。

冯嫽不畏危险,二话不说亲自去见了乌就屠,上来就跟他说:“汉军已经出动了,如果看到你,必然会把你消灭,你不如早早投降吧!”

乌就屠害怕了,因为他知道冯嫽说的话并不是吓唬他,此时,汉朝已经派破羌将军辛武贤在敦煌集结了一万五千骑兵部队,积蓄粮草,随时准备攻打乌孙。

乌就屠考虑到自己并不得人心,而且匈奴早已是昨日黄花,倒向他们对自己也并无好处,所以他马上服软,并请求冯夫人从中斡旋。

汉宣帝为了了解西域乌孙的现状到底是怎么样的,诏冯夫人回朝。冯嫽从伊犁河畔出发,沿天山北麓,东入玉门关,回到了长安,她此时已经离开长安整整四十年了。

汉宣帝从冯嫽的介绍中,了解到西域的局势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而凭借冯嫽的才能和威望完全有可能不动干戈就平息此事。

所以汉宣帝正式任命冯嫽为正使,谒者竺次、期门甘延寿为副使,以官方的身份出使乌孙。

冯夫人锦车持节,诏乌就屠来到赤谷城,立元贵靡(解忧公主长子)为大昆莫,乌就屠为小昆莫,皆赐印绶(汉朝官方承认)。破羌将军辛武贤因此不出塞而还师。

不动干戈,把汉朝和乌孙的矛盾化解得干净利落,冯嫽不愧为中国第一女外交官。

后来,乌孙大昆莫元贵靡病死,其子星靡代为大昆弥,势弱,而乌孙其他贵族对乌孙王位虎视眈眈。此时,已随解忧公主返回长安的冯嫽上书汉宣帝说道:“愿使乌孙,镇抚星靡。”

汉宣帝看了看这个已经两鬓斑白的女人,心中无疑升起了敬佩之情,并率士卒百人为冯嫽送行。

冯嫽再次出使乌孙,果然使得星靡局势稳定,乌孙内乱平息,得以安定。

我的历史观很简单,这个世界是由我们所有人组成的,很多人可以被遗忘,我们却不能抹杀他们的贡献。特别是那些为了国家、民族付出巨大贡献的女人们。

也许你只知道,张骞、苏武或是班固这些人的事迹,那么我要告诉大家,还有刘细君、解忧公主,冯嫽这些女人。

我再次重申一遍,他们串成了中国历史的另一条红线,与那条所谓的主线互相辉映。

这也就是我写《女史》这套书的目的,因为我们无法抹杀他们的伟大,却有太多人还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和功绩。

这些远嫁乌孙的女人们,西域不会忘记你们,汉朝不会忘记你们,中国不会忘记你们!

西汉和亲研究(上)之嫁女乌孙 - 尹剑翔 - 大胡子二零

 

  评论这张
 
阅读(24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