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剑翔

历史与密码

 
 
 

日志

 
 
关于我

尹剑翔,1984年生于天津,毕业于天津财经大学经济法系,吉林大学汽车工程硕士,现任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顾问,在职作家。 2007年完成处女座《留下》,获团中央青工部、中央企业团工委、中央企业青联、中国青年报联合举办的“与祖国共奋进、与企业同发展”征文一等奖,并于2007年1月4日发表于《中国青年报》创业周刊。 同年,在《群文周刊》杂志发表中篇悬疑小说《地狱实验楼》,亦广受好评。 2009年8月,开始在业余时间担任都香国学短信活动明、清史部主编、网易历史博客主持人、北京电台嘉宾等职务。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伤秋  

2010-09-10 09:1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伤秋

 

 

 

 

很久没有写散文了,不是不会写,实在是没有感触和心情。不过近期总觉得心里发闷,这种感觉很不好,我一共经历过三次胸中发闷的情况,第一次是南洋海啸前,第二次是汶川地震前,第三次是海地地震前。不是我讲笑话,我说的都是真的。

不过这次还好,什么都还没发生。后来请教了一位朋友的老婆,她是医生,她告诉我换季了,都会有点身体不适。我这才想起,入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好像桑拿的天气已经过去了很久。

可是到了凉爽的秋天,为什么自己却有种奇妙的失落感呢?想了很多原因,学业仍未精进?工作不够努力?自己仍旧单身?世界还未和平?好像都不是!这些事自己之前想过,也郁闷过,可我再也找不出任何多余的情感为这些琐事而浪费我宝贵的时间。

每天吃完饭,我都要从姥姥家骑单车到自己家去睡觉,不开车不是为了环保,实在是因为路途不远。我从来不会骑得很快,不是因为路上的风景美丽,相反几棵单调的小树,毫无生气,剩下的只是嘈杂的汽车声,让人烦。更不是因为路边有很多打扮的妖艳异常的美女,早就审美疲劳了,况且也没有初恋的女友漂亮,我自然是不会去多看几眼。

让我走慢的原因是这里的居民,从我姥姥家到我家,不过两公里的路,却像是隔开了两个阶级。一边是外来务工人员租住的简陋的小屋,满地跑着他们的孩子,孩子们正咧着嘴哈哈的笑着,互相追逐、嬉戏。我知道孩子们很快乐,我很喜欢孩子,可我却笑不起来。因为孩子们,你们恐怕不知道你们父母在为你们做着怎样的努力,可是这一切做到头,怕都是徒劳的。

另一半路,是高耸林立的商品房区,那里的孩子从来不结群的玩耍,他们都是坐在父母的高档轿车里出入着这个酷似欧洲中世纪城堡的小区,说实话,那个轿车真像是笼子。而孩子们傲慢的态度更让人生厌,他们冲着保安叫骂,父母却从来不管。不过我知道这不是孩子们的错,也不是那辆酷似笼子的轿车的错,更不是那个富丽堂皇的小区的错。这一刻我不知道是谁错了,反正很不对劲,说不出来,瞧着别扭。

昨天,接到了北京燕侠姐姐的电话,她的言语依旧不亲切,带有着傲慢的语气在询问我的近况,其实她知道,我还是那样,不可能改变什么。燕侠的祖父是国学大师,她自己也是满腹经纶,我看过她年轻时的照片,是个端庄的美人,这在女人里是很少见的。可是她的悲剧是她在年轻时被一个男人伤害过,有时人心凉了,就再也不会被捂热。

她在电话里越说语气越平和,最后她对我说,我们所学的都是济世之学,为什么我现在越来越感觉没有用了呢?她的话像一颗银针,深深地扎入了我的神经。其实,这不正是我一直感觉不爽的原因吗?

常年的修习历史,已经让我把这个世界看得越来越简单,可越是这样自己的心就越来越不快乐。虽然我在旁人面前一副满不在乎,成天乐呵呵的样子,可是,心中的事情恐怕只有我知道,我孤独!因为我想的别人根本理解不了,甚至是反感我!

常常在一盏孤灯下,看着历史卷宗里那一幕幕、一桩桩的事件,说实话,看得越来越害怕,因为历史总在轮回的,白天跟人们讲这些事情,少有人爱搭理我,少有人能理解我所说的。该忙的忙,该闲的闲,他们不关心这些。渐渐地我觉得孤独了,为什么我能看到的东西,他们看不到,或许他们能看到,却只是装作没看到,不愿意去改变。

为了避免别人拿我当疯子看,所以,我很快也恢复了平静,虽然只是表面上的。为了掩饰,我会时不时的再加上我标志性的傻笑,他们最后总是认为我可能只是再发一些牢骚而已。可是很多时候,这不是牢骚,好在身边还有一些姐姐们愿意听我倾诉,其实我还真不知道中国有这么多女性对于这种学问感兴趣。和静、阮珍珍、赵燕侠,米朵,小苗,还有进出口公司的王姐,为什么在我看到的世界里,能理解我的只是这些弱女子呢?虽然巾帼不让须眉,但是我想女性却不应该为这些大道之义而感兴趣。

可是,现在这个年头,男人,特别是真正的男人真的是少之又少了。他们不爱关心别人,不爱关心社会,只有牢骚满腹,却不想着怎样去改变。不是我偏激,但我认为这世界上的大部分责任是应该靠男人去承担的。为什么这些优秀的女人始终保持着这种见识,而男人却不行呢?

还有曝光那个医生的丑行,却惹来一堆医生来骂我,我不怨他们,“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个社会都这样了,还指望着哪个阶级能有多高的素质吗?

燕侠说,秋天了,你少些肝火吧,我说我跟你最大的不同就是,你的心死了,却还可以活着,而如果我的心死了,绝对不能活了。不过还好,我的内心还在燃烧,而且越烧越旺,现在我只是孤独,却没有放弃希望。

我相信我的信仰,人不能没有信仰,所有的人都不能。

可是信仰是什么?

前两天,听杨坤的那首《信仰》,有所感悟。

 

向前望,看见火光,昂起头,挺起胸膛,挥舞着我流血的翅膀,爱是我永远的信仰,迎着风 ,踏过浪 ,让心脏 ,更加坚强 ,听我唱 ,那生命的真相,爱就是我们的信仰,痛和伤,又能怎样让心脏更加坚强,听我唱,那生命的真相,爱就是我们的信仰。

 

可是,中国人现在大多数人失去了信仰,是因为,他们的心冷了,却没有人给他们温暖,理解和支持,在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这些人,或这些群体。一颗冰冷的心,如果被彻底冻结了,恶魔即将降世。世界即将改变,所有人的命运都会随之而变。好在此时还有这么多好姐姐,才女们能够把我的心再次抚平,捂热。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可是这没有办法,这就是规律,可当人没有可能凭自己的才能不能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的时候,规律就要改变了。

受伤的人儿,受伤的秋天!

突然想起了岳飞的词《宝刀歌·赠吴将军南行》。

 

我有一宝刀,深藏未出韬。 今朝持赠南征使, 紫霓万丈干青霄。 指海海腾沸, 指山山动摇。 蛟鳄潜形百怪伏, 虎豹战服万鬼号。 时作龙吟似怀恨, 咻得尽剿诸天骄。 蠢尔蛮弄竿梃, 倏聚忽散如群猱。 使君拜命仗此往,红炉炽炭燎毛。奏凯归来报天子,云台麟阁高瞧

噫嘻! 平蛮易,自治劳, 卒犯市肆,马躏禾苗。 将骄侈,士狃贪饕。 虚张囚馘,妄邀金貂。 使君一一试此刀,能令四海烽尘消,万姓鼓舞歌唐尧。

 

 

 

                                                                                                                                      尹剑翔

                                                                                                                        201098日办公室随笔

  评论这张
 
阅读(235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