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剑翔

历史与密码

 
 
 

日志

 
 
关于我

尹剑翔,1984年生于天津,毕业于天津财经大学经济法系,吉林大学汽车工程硕士,现任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顾问,在职作家。 2007年完成处女座《留下》,获团中央青工部、中央企业团工委、中央企业青联、中国青年报联合举办的“与祖国共奋进、与企业同发展”征文一等奖,并于2007年1月4日发表于《中国青年报》创业周刊。 同年,在《群文周刊》杂志发表中篇悬疑小说《地狱实验楼》,亦广受好评。 2009年8月,开始在业余时间担任都香国学短信活动明、清史部主编、网易历史博客主持人、北京电台嘉宾等职务。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鉴宝9  

2011-02-22 09:25: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赶快把这篇报道从头版上撤下来!”

林玲面对主编朱清齐的命令脸上充满了诧异。

似乎朱清齐也知道性格倔强的林玲势必要反击,所以他再次大声的命令:“你没听见吗?把这个从头版上撤掉!”

朱清齐愤怒的声音让整个忙碌嘈杂的报社办公室里顿时鸦雀无声,大家的目光都一霎间开始聚焦到了两人的身上。

“为什么?难道有什么问题吗?”面对朱清齐的吼叫,林玲片刻后就恢复了过来,并且如朱清齐所愿发起了反击。

“公安局现在都没有正式公布《鉴宝》事故的鉴定结果,你凭什么写那个鉴宝专家是被害身亡的?”

“王大山不是事故致死的,而是谋杀,我有内部消息!”

只听“啪”的一声,朱清齐狠狠地拍了一下林玲眼前的桌子,吓得桌子边上的女编辑差点没有跳起来,随后就听到朱清齐失态的骂声:“还真在老子面前摆谱了,难道他娘的就凭你和刑警队的队长关系密切就可以发布不负责任的报道吗?”

林玲丝毫不肯示弱,回应道:“朱清齐,你把嘴巴放干净点,谁和刑警队长关系密切了?请您把话说清楚,谁做不负责任的报道了?”

“说别人对的起你吗?平常那些普通的杀人案,你可以报道无所谓!但是这个《鉴宝》节目在全国范围内都有影响,你这样没有经过官方证实就擅自报道,就是不负责任,如果引起了不良的后果,给报社造成了损失,你担待的起吗?”朱清齐说的青筋直跳。

林玲在报社虽然只是个普通记者,但是其文章一向以犀利见称,从和胡玉言一起破获了当年轰动全省的T市理工大学女大学生连续自杀事件后,她以一篇《大学的花朵已经凋谢》获得了全国优秀报道奖。

可以说,正是罪案成就了林玲今天的成绩,也正是他在罪案方面那种记者的优秀嗅觉,又先后帮助了胡玉言破获了好几起大案,当然作为酬谢,第一手的罪案报道资料也就顺理成章的变成了《T市晚报》最有影响力的报道。

《T市晚报》可以在T市的范围内,甚至在省里都有一定得影响力,与林玲及时且准确的报道绝对是分不开的。

在传媒业竞争激烈的当下,再加上国家要求出版社和报社公司化改制的大背景下,除了少数的党政机关报刊外,其他的报纸全部被商业化,能赚钱才是第一位的,朱清齐作为报社的直接负责人,他深知这一点。

向来信奉利益至上这个真理的他,几乎不过问林玲负责的版面的相关内容,因为他知道林玲是这份晚报的半个支柱。

朱清齐一向对这个属下是一百个放心,放心到都有点骄纵的地步了。

骄纵惯了的林玲在报社中,也养成了坏毛病,那就是她从来就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常常是她写的稿子别人改不得,别人写的稿子她一定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删改,这就造成了报社内部的人员与林玲的关系极为紧张。

不过,谁都知道报社离开了林玲是玩不转的,所以所有人都对她有着几近极限的克制和忍让。

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朱清齐竟然对这个“宝贝疙瘩”大发雷霆,可见事件的严重性。所有人都在猜测主编对林玲发脾气的原因,更有人在一旁幸灾乐祸,准备看热闹。

林玲娇小姐脾气惯了,一提采访包,干脆把工作甩下,怒冲冲的甩开大门就出去了。

朱清齐看到林玲不在管稿子的事松了一口气,但嘴里还故意不肯罢休:“这算什么吗?撂挑子?爱去哪去哪,最好不要回来!”说完他走回了办公室,重重的关上了门。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主编痛骂,林玲差点就当众哭了鼻子,但是想起自己也是个快三十岁的女人了,如果在众人面前哭起来,实在是个比较难为情的事,所以她干脆拎包离开了办公室,以免在众人面前出丑。

不过刚到大街上,林玲的泪水就像是淘气的小兔子,夺眶而出。她抽出自己的手,一边哭着一边摸着眼泪。

可是她好像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委屈的眼泪还是顺着手边越流越多。

而这时,突然林玲的手机响了起来,那个俏皮的《水果篮子》的铃音,好像和这会的糟糕情景并不相符,生活就是这样,快乐的歌总是难以掩盖郁闷的心情。

林玲尽量抹抹眼泪,看了一眼手机的来电显示,是王勇打来的!

这个讨厌的家伙,干嘛要在这么尴尬的时刻给自己打电话,不过想起每次都是王勇把案件的细节透露给自己,林玲还是接了电话。接之前,她故意多抽噎了两声,还用鼻子深吸了两口气。

“林记者,快到四号告诉公路的入口来。”

“去那干什么?我忙着呢!”

手机听筒里声音停顿了一下,显然王勇感到有些意外,他没有意识到林玲这里的变化。

“晕菜,可是你一再叮嘱我有罪案就通知你的,叫你来当然是有重要的案子了。”

林玲本来想说自己现在没心情去管什么案子了,但是很快她就冷静了下来,工作不可能丢下,即便主编对自己发脾气,但工作肯定是一样都不少的,都还要去做的。

到这时,林玲这才意识到,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其实还是一个无助的打工仔,一个小编辑而已。让她辞去工作再去重新开始新的尝试,林玲此时还真的没有那份勇气。

所以,她强忍着怒气,对王勇说道:“你等着我,我马上就到。”

说完,林玲就走到路边,拦了一辆的士,然后坐在了的士的后排。还好刚才她出来时就一把拎起了采访包,所有采访用具都在这个包包里,林玲心想幸好自己做了这个下意识的动作,否则自己现在再回办公室里拿采访包,那就糗大了。

“四号高速公路入口!”

司机答应一声,开动了车子。

林玲有驾照,也想过买车,因为采访用的私家车都是给报销油费的,即便你没有私家车,报社也有专用的采访车可以开,只不过没有配置司机。

但是由于林玲的驾驶技术实在是糟糕,大家都曾经取笑她,想要林玲开的车停下来,只能找一个固体去撞才行。

越着急就越开不好,所以后来林玲也就放弃了,原来会开车的助手小黄,嫁了大款,不久前辞职了,林玲不仅失去了最得力的助手,还失去了一个好司机。

现在,林玲去哪里都要自己打车去了,不过还好,报社对林玲的打车费用实报实销。

林玲坐在出租车上开始冷静思考为什么朱清齐要对自己大发脾气,要说是别的事情还有情可原,但是这份关于王大山死亡确系谋杀的报道绝对是国内第一家报道,这种爆炸性新闻,朱清齐却不让登出来,还竟然爆粗口骂自己,林玲怎么想都难以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

突然,林玲想到这会不会不是朱清齐的意思,而是有人不让他刊登这则新闻呢?林玲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性,因为虽然《T市晚报》已经改制为企业化自负盈亏的模式中,但是中国的传媒还是受到了诸多因素的影响。

而这起谋杀案是在国内知名的品牌节目《鉴宝》的录制过程中发生的,如果谋杀的事情被公布,就很有可能影响到这个节目的收视率。

但是,林玲又觉得不对,因为现在中国,无论是娱乐业、传媒业,还是影视业都很怪异,不怕出大事,就怕没有事,很多人挖空了心思搞出一些绯闻、爆料来吸引观众的眼球。

《鉴宝》节目虽然属于那种正统的节目配置,但是它多少也加入了很多娱乐的因素,也就是说一个专家的横死,很有可能更加吸引观众的视线也说不定,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如临大敌一样的防备。

那是基于什么理由呢?林玲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难道《鉴宝》节目内部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王大山的死很可能会暴露这些秘密?

林玲的脑子里这个比较怪的想法,却瞬间改变了她对这个案件的想法,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王大山的死就绝不仅仅是一场谋杀案,这后边很可能还隐藏着巨大的隐情。

难道真的是这样吗?林玲想到这里,赶紧掏出了手机,找出了胡玉言的电话,但是响了半天,胡玉言却没有接听。

林玲暗骂胡玉言,这个家伙总是在关键时候找不到他。林玲于是又给胡玉言发了个短信,上面写道:

 

“我觉得鉴宝节目内部有问题!”

 

林玲又想了想,一向严谨的她把鉴宝两个字两边又加上了书名号,这才发送过去,手机显示已发送之后,林玲才闭合了手机,然后开始等着胡玉言的回复。

去四号高速公路的路很顺,双向八车道对于并不大的T市来说是个“奢侈品”,而出租车就在这样的高速通道下直达到了高速公路的入口处。

林玲付了钱,找司机要来了票据便下车四处张望,寻找王勇。

还好,王勇此时正用他那双大手在道边挥舞着。

“真够傻的!”林玲走到王勇的身边,开始调侃。

“咦?美女,你的眼睛怎么红了?”

“昨天没睡好,别废话,快说啥事情?”

“不像哦,像是刚哭过呢,你看你的妆上还有泪痕呢。”

林玲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出了丑,虽然自己每天出来涂得粉底并不算浓,但是如果遭到了眼泪的侵蚀,再加上刚才自己一顿胡乱涂抹,恐怕自己脸上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只大花猫了。

她赶紧掏出化妆盒,把脸背对王勇开始补妆,不过还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不一会,林玲就把妆补好,然后回头对王勇说:“快说什么案子吧?”

王勇虽然并不善于思考,但是也知道女人的隐私是不容许男人去触碰这个真理,所以也不好再问,只好把话题引入了正题。

“我们在高速公路入口截获了一批文物。”

“文物?”

“嗯,虽然不太懂,但一看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怕不会是只用来插花的花瓶。”

“怎么发现的,据我所知,好像高速公路并没有例行的检查。”

“嗯,是的,其实这是高速公路收费站一直在盯着的一辆车。”

“什么意思?”

“有一些车辆通过告诉公路时,是不需要交费的,比如军车,而一些司机为了节省这笔高速公路费就动起了套用军车牌照的脑筋。”

“这还不是因为国家的高速公路收费太贵,逼得百姓没有办法!搞运输的也不是没有老婆孩子,都要挣钱吃饭吗?”

“哎呀呀,少说这种话了,入正题吧,公路收费处一个月前就报警了,而我们也派专人在这里盯守,终于确定了这辆套牌车。”

“今天拦下来了?”

“嗯,而且有意外收获!本以为这车上拉的是一些很重的东西,没想到打开一看,都是些这种玩意!”

“司机呢?”

“已经带回局里了,准备进行突审。”

“嗯,带我去看看文物,我拍两张照片!”

“带你去看可以,但是只需看不许拍,你看博物馆里的文物都是写着禁止拍照的。”

林玲心说王勇还真是粗中有细,自己刚才都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好、好,不拍就是了!”

“那跟我来吧!”

在高速公路收费站旁,有一个加油站,旁边是一块开阔地,此时公安已经用警封把这个区域划定为了禁区,被发现的文物整整的摆了一地。

“你们怎么敢擅自动这些文物呢?”

“谁说我们擅自动了,我们第一时间就请来了市博物馆的两位专家。”

“在他们的指导下才开始清点文物数量的,由于怕拉回警局去路上有不必要的损伤,所以干脆就在这片清净的地方开始了。”

“专家呢?”

“文物造册后,已经回去了,剩下的事都是这些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处理。”王勇一指在一旁酷似大学生模样的青年,在小心翼翼的把这些瓶瓶罐罐的东西重新包装起来。

“这下你们又立大功了!”

“歪打正着而已,现在眼下最重要的还是《鉴宝》案,这个只不过是搂草打兔子!”

林玲一边走一边看着王勇的便宜卖乖的样子就想笑。

“哎?”林玲突然停在了一个文物的前边。

“怎么了?”

“这个东西我好像在哪见过?”林玲的眼前是一个锥形的瓶子。

“在哪见过?”

“你刚才说什么,《鉴宝》案?”

“是啊!我说《鉴宝》案才是这期间的重点!”

“我想起来了,这个瓶子就上过《鉴宝》节目,不会错,而且还是一个得到了金牌的宝贝,我还记得名字好象是叫鸡油黄锥把瓶,是清雍正年间官窑的好东西呢。”

  评论这张
 
阅读(45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