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尹剑翔

历史与密码

 
 
 

日志

 
 
关于我

尹剑翔,1984年生于天津,毕业于天津财经大学经济法系,吉林大学汽车工程硕士,现任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法律顾问,在职作家。 2007年完成处女座《留下》,获团中央青工部、中央企业团工委、中央企业青联、中国青年报联合举办的“与祖国共奋进、与企业同发展”征文一等奖,并于2007年1月4日发表于《中国青年报》创业周刊。 同年,在《群文周刊》杂志发表中篇悬疑小说《地狱实验楼》,亦广受好评。 2009年8月,开始在业余时间担任都香国学短信活动明、清史部主编、网易历史博客主持人、北京电台嘉宾等职务。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鉴宝10  

2011-02-23 08:2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章

 

 

1

 

 

 

人的命运似乎总有着很多的支点,而许多人就站在这个支点的两边。

有支点的地方往往是不会平衡的,支点上面的木板肯定会倒向其中的一边,而这种倒向常常让一边的人穷困潦倒,而又常常让另一边人陡然而富。不是因为人的才能高低,也不是因为他们所遇到的机遇不同,只是因为有这个支点存在。

同住在T市东郊的两户人家,刑振玉住在城里算是城镇户口,而就在隔着一条马路的地方住着两个兄弟,哥哥叫唐俊南,弟弟叫唐俊东,兄弟两却都是农村户口。

唐氏兄弟年长几岁,他们小时候常常和就住在另一条街边的邢振玉玩耍,跳绳,沙袋,逮人,这些孩子们间司空见惯的游戏都在他们中间快乐的进行着。

可谁会知道同是在一起玩耍的孩子,就因为有着这样的支点存在,会造成未来巨大的差异。到了上学的年龄,邢振玉可以上东郊最好的小学,而唐氏兄弟却只能在乡办的学校里读书。

教育的差异,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邢振玉顺理成章的升入了市里的名牌高中,而唐氏兄弟却早早的初中毕业,没有机会再接受教育。

邢振玉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感谢父母当时把自己生在了城里,因为自己在这里获得了最好的教育,而能够顺利的成为一名警察,也是因为邢振玉的父亲就是东郊派出所的一名民警,而且跟刘胜利关系很好。警务人员的孩子考取公务员从警是优先录取的,这已经是中国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而唐氏兄弟此时,却还在社会上飘着,没有什么正经工作可以做,家中分的几亩地,却也因为他们的父母年纪大了,他们兄弟也懒得去管理而荒废着,上面的草比人还高。

这些都是支点的作用,恐怕并非人力所为。

但是,谁也不会想到支点有时也会起到反作用,就像跷跷板一样,总是会一边翘上来,一边沉下去,而这种起伏也不用有任何的外力作用。

没想到唐家的那几亩地却被政府征用了,要进行东郊地区的商品房规划建设。生产大队从征地的那一刻起就开始统计人数,无论男女老少,都要登记造册,有一个算一个,能喘气的就算。

后边的事,简直让东郊的农户们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原来刚刚还为征走了土地不知道如何继续生活的农民们,却被一个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砸得眩晕。

大队书记宣布只要在十八岁以上的成年人,每人都有五十万元的补偿,他们的小孩无论多大也要补偿二十万元,娘胎里的都算!

商品房建好后,另外每人给两套二百多平米的房子做补偿,无论成人还是孩子。

一下子,一个收入平平的村落,却变成了家家都是百万元户的巨富聚集地。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被征用土地上的农民们,他们的农村户口,一律改为城镇户口。久久都抬不起头来的城外人,这次可让城里人大大的羡慕了一把。因为仅仅隔了一条街的城里,拆迁改造的补偿款不过几万元而已。

唐氏兄弟家中四口,老爹、老娘,再加上兄弟两人,竟然拿到了两百万的补偿金,和八百平米的商品房。

不幸的是,唐老爹和唐老妈都无福消受,分到了这笔巨大的财产后不久,便去世了。而本来连个工作都没有,又不想种地的唐氏兄弟,却毫不费力的继承了父母的百万家产,摇身一变成了腰缠万贯的大富翁。

不过,后来人们渐渐发现了有了钱的唐氏兄弟,却超出他们所想的固定模式,当大家都以为他们兄弟还会无所事事,花天酒地花光父母留下的老本的时候,他们却突然开始了他们神奇的创业。

人生的第一桶金看来真的能给很多有志向的人带来潜在的动力,唐氏兄弟就像是被埋没在沙子里许久的金子,开始在阳光下闪光。

他们先是在东郊盘下了一家饭店,兄弟两人经营着这家不大不小的饭店,生意却异常的红火,利润也相当可观。

而兄弟俩的好运并没有这样结束,似乎小富即安并不适合这对兄弟,机遇也一个接着一个的朝着他们来了。

饭店经营了两年后,当时的东郊招待所开始重新修建,装修,也就变成了今天的东郊宾馆。

但是由于规划的失误,本来是地方政府巨资投建的项目,可是却怎么经营也赚不上钱来,于是当地政府动了外包东郊宾馆的念头。当时东郊并不发达,离市区也远,几乎没有什么人到这里来住宾馆。

可是唐氏兄弟,不知道是真的预料到了这里的商机,还是楞头青一样的一头闯了下来,他们竟然耗尽了满可以让自己逍遥过上一辈子的家产,将东郊宾馆承包了下来。

其实,真的是一个幸运连着一个幸运,区区二百万的存款是根本不够承包东郊宾馆的,而房地产业的高速发展,使得这对兄弟名下的资产暴增,这也就给了他们这个机会。

他们利用名下房产作为抵押进行了高额的贷款,从而顺利的承包下了东郊宾馆。

没有想到,宾馆刚承包下来不久,T市的国际会展中心就在东郊修建,地点离东郊宾馆很近。国际会展中心几乎每个月都要举办省里,甚至是全国的重要活动。来到这里的各地客商、游客源源不断,而他们住宿的首选就是离会展中心最近且高档的东郊宾馆。

就是这样的支点,让幸运彻底倒向了唐氏兄弟,让这对曾经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兄弟变成了东郊,乃至整个T市都可以提的起来的商业巨子。

而在支点两端不停起起伏伏的邢振玉和唐氏兄弟,却在这起《鉴宝》大案的驱使下又见面了。

“邢振玉!你小子这么多年了,都不说来看看一块长大的发小!”唐俊东拍着邢振玉的肩膀说道。

“两位哥哥,现在是大富大贵,兄弟可是无事不敢登你们这三宝殿!”

“你这是骂我们兄弟呢,没想到当初一起光屁股长大的小弟弟,现在是警官了,以后可要照顾你两位哥哥啊!”

邢振玉对小时候的玩伴仍旧抱有着不错的回忆,但是此时唐俊东充满了世俗和灰色意味的话,却让邢振玉觉得好像大家已经生活在两个世界了,弄的他多少有点反感,不过邢振玉还是换上了一张笑脸,笑而不答。

唐俊南见邢振玉的态度并不十分热情,也知道大家彼此之间早就有了很多的屏障,所以用脚轻轻地碰了弟弟一下。

唐俊东脸上没有表情,但他已经明白了大哥的意思,所以也不再说这种带有着明显不良倾向的话。

“你是来查住在这里的那个王大山的巴?”

“大唐哥,小弟就是为了这个才来的你这块宝地。”

“有什么能帮忙的尽管说。”唐俊南显得很轻松的模样。

“我想先去看看王大山的房间。”

“没问题,这个让你唐二哥带你去!还有什么要问的你都问他,所有的住客的情况都归他管,这个他比我清楚。”

“那就麻烦大唐哥了!我这就跟唐二哥去看看。”

唐俊南冲弟弟点了点头,唐俊东会意,说道:“振玉,跟我来吧,案子发生后我就吩咐下去了,房间里边一切都不许动,就是在等着你们来呢。”

两人离开了一楼的会客区,唐俊东掐掉了万宝路香烟,等看着两人上了电梯,才离开沙发,走到电梯前,按下了电梯旁箭头向上的按键。

“振玉,你父母都还好吧?”

“老爹去年退休了,老两口身子骨还算硬朗。”

“哎,你真是好命,还有父母能够孝敬。我们兄弟不发达那会巴,也没什么可以孝敬两位老人的,等到有钱了,老爹老娘却没福分花上我们的钱了。”

“伯父伯母的事我听说了,你们节哀,父母看到儿女能够过上好日子,他们即便在那边也会为你们高兴的。”

“呵呵,有学问的人说话,就是不一样,我听了这话心里还挺敞亮的,对了,振玉,你结婚没有?”

“嗯,去年刚结的,也是个警察。”

“呵呵,是吗?那真……不错!”唐俊东本想说怎么不通知我们兄弟之类的话,不过刚才大哥已经暗示过自己,没必要说些自讨没趣的话,所以他还是转了话头。

“你们呢?”

“大哥还没有结婚,我儿子都三岁了,哈哈!”唐俊东的老婆是东郊远近闻名的美女,所以每当有人提到他的婚姻,他都会笑得合不拢嘴。

“哦?大唐哥这么帅,又有钱,找个漂亮嫂子应该不是问题吧?”

“他?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总是觉得他对这件事吊儿郎当的。要说吧,他才是长子,传宗接代的事应该他来才合适。”唐俊东说完这句话之后,又在琢磨是不是自己的话多了。

不过,好像邢振玉对这个问题并不是十分关心,唐俊东也就没有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电梯在七楼停了下来,两人顺着走廊来到了7103的房间前。

“就是这里了!我把门给你打开。”

“稍等一下,唐二哥!”

“嗯?”

“那头的摄像头是好的吗?”

“当然,我们这怎么说也是四星级宾馆,客人的安全我们是很重视的,每层的楼梯口和走廊中都安装了摄像头。”

“录像能保存多长时间?”

“一个月!”

“嗯,好!我一会可能要借用一下录像带。”

“没问题,现在可以打开门了吗?”

邢振玉点了点头。

唐俊东把一个磁卡插进了门上的磁卡槽中,然后一拧门把手,门开了。

“是不是有点暗,要不要我把灯给你打开?”说着唐俊东就要把手伸向墙上的开关。

“等一等!”刑振玉立即阻止了唐俊东,“这样有可能会破坏现场,唐二哥你最好就站在门口先别动。”

唐俊东乖乖的点了点头,像是门前布满了地雷,一步也不靠前。

邢振玉带上了白手套,亲自按下了开关。

本来是白天,但是由于7103房间深处阴面,还是显得非常灰暗,顶灯打开后,邢振玉有一种重见光明的感觉。

这是个并不大的普通公寓型套间,并不像邢振玉想像的那样,装修的金碧辉煌,这样的房间应该并不算贵。邢振玉想这么有钱的摄制组却只定制这种规格的房间,实在是有点寒酸。

“说一句不该说的。”唐俊东突然向邢振玉说道。

“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一个人来?而且我也没带搜查令。”邢振玉一边仔细看着房间里的一切,一边回答着唐俊东的问题。

“你小子的脑子果然灵光,知道我要问什么,我是看电视剧里的情节啊,那种刑侦题材的电视剧,一说要搜查总是呼啦呼啦的来一大帮子警察,又照相,又翻东西的,今天就你一个人来,真的很怪。”

“那一般是凶案现场,这里不是!”

“还好这里不是,要不我们的生意就没法做了。”

“既然你问到了,我也不免向你说一句,虽然我也不知道这话应不应该告诉你。这次案件,好像上头给刑警队下了个要求,要低调。”

“低调?”

“就连胡队长的压力都很大,虽然他并不怕压力。但是我看得出来,这起案件好像并不想让我们刑警队把事情扩大化。但是案子不能不查,所以我只能一个人来搜查。”

“怪不得呢,你要穿便衣来!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邢振玉笑了笑,“放心吧!我也是老刑警了!”邢振玉虽然在胡玉言面前还是个毛头小子,但是无疑他的能力已经可以在刑警队中独当一面了,所以胡玉言才敢把这里的搜查任务交给他。

邢振玉先是拉开卫生间的门,里面整整齐齐,牙刷、牙膏、毛巾的摆放都很整齐,“这里每天都会打扫吗?”

“根据客人的要求巴,不过我们每天都会问一句的,如果客人不希望服务员打扰,我们自然不会来添乱。”

“很人性化啊!”

“服务行业是顾客至上,这是不争的事实。”

“王大山入住后,从来没有服务生来做过卫生吗?”

“是的,这是他入住前就特意嘱咐的不要进他的房间打扫,牙膏和毛巾都是我们之前摆放在那的,看样子他从来没有动过。”唐俊东一边说着一边看着离门口不远的卫生间里的陈设,“从九月一日开始入住到今天这个房间几乎没有灰尘,看来这个王大山很爱干净啊,每天都是自己打扫吧。”

邢振玉听到这个时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并不是他没有注意到王大山提前入住的事情,而是胡玉言在一开始跟东郊宾馆联系时,就率先确认过了王大山入住的时间,当时邢振玉就在旁边,他很清楚这个细节。

“我看是的,这个房间好像比你们服务员整理的还要整齐呢?”

“可惜这个老家伙不在了,要是还活着的话,我一定让服务员们向他取取经。”

邢振玉对于唐振东这种近乎于残忍的笑话并不想笑,他把全部目光都集中在了一个大的旅行箱上,这是一个并不大的普通行李箱,并没有密码锁之类的繁琐器件。

邢振玉犹豫了一下,因为胡玉言给他的任务是非常含糊的,让他去调查王大山,却没有给他搜查令,而这时打开王大山的箱子,却没有其他刑警在场,这很明显是不合规矩的,但对案件的好奇心还是驱使邢振玉把手放在了箱子的拉锁上。

刺啦!箱子被打开了,里边的东西摆放的依旧整齐。两件薄薄的短袖衬衫和一条西裤叠得整整齐齐放在箱子的一角,几条内裤叠了四折放在另一个角上,高露洁牙膏和一柄折叠牙刷放在一个杯子里,毛巾和香皂盒在杯子的右侧,里边还有一只墨镜和一顶鸭舌帽。

剩下的都是书籍,无不是近些年来关于古玩鉴定之类的书籍,这些东西才是箱子里的“主力”,邢振玉想王大山提着这些东西到处跑来跑去也够累的。

邢振玉把这些摆放整齐的书整摞的拿了出来然后放在了屋中的地板上,然后开始从上到下一本一本的翻动着这些书籍,这摞书的最底层,是一本相册、一个黑色的软皮笔记本和一打皱巴巴的纸张,像是一堆单据。

邢振玉坐在床角边,翻开了笔记本,一篇一篇的看了起来,一句话也不说。站在一旁的唐俊东也不敢出声,只是等着邢振玉下一步的指示。

大约看了三分钟左右,邢振玉合上笔记本,又拿起了那本相册,这次他翻得比较快,几乎只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然后他又把那些单据从头到尾翻阅了一遍。

“是不是有很多人来找过王大山?”邢振玉突然开始发问。

这个问题唐俊东一直保持着缄默,因为刘胜利曾经告诉过他和大哥,只回答刑警们他们提问的问题。

“嗯,是的,有很多人来见这个老家伙,上楼来见的,我们这里都有记录的,我一会给你拿过去。”

“嗯,麻烦了,他不是每个人都见吗?”

“好像是,有几个很固执的人非要留下联系方式给这个老头,我都让服务员把联系方式递给他了,但是那个有没有记录就不好说了,他们到底见没见过面,也不得而知。”

“原来是这样。”

“王大山见了很多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邢振玉把笔记本摊开让唐俊东看了清楚,“这里边记载的一清二楚呢。”这不是邢振玉要向唐俊东泄露什么,而是自己的调查实在是违背规矩,如果再装的深沉,什么也不告诉人家,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对了,我想把这三件东西都借走!”

唐振东搔了搔脑袋,“你借我的东西没问题,但是这些你是不是要给我个字据啥的,咋说你也是没有搜查令的,随便拿走客人的东西,我可是有点为难。”

“你跟我来!”说着邢振玉就带着这三件东西走出了房间,唐俊东一脸疑惑的跟着他走出了屋子。

邢振玉拿着三件东西,先后冲着摄像头摆着pose,故意让摄像头照下他拿着这三件东西的影像来。

完成后,邢振玉对唐军东说:“你保留这三段影像就是了。”

  评论这张
 
阅读(46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